首页 > 浪漫言情 > 盛世恶宠...

上一章
目录  设置 
下一章
第一章 狗血穿越
  “都已经大半个小时了,人怎么还没来?”漆黑的夜幕下,月色清冷,女子潜伏在一动废弃大楼的楼顶,精致的五官秀眉微皱,对身边的人低斥道:“阿龙,你小子不会又在忽悠我吧?!”

  她身旁,年轻男子面色微苦,他倒是想忽悠这个小祖宗啊!可是他敢吗?低头往自己的腰部瞅了一眼,哭丧着脸开口:“二爷,我都被您搞成这样了,哪里还敢忽悠您啊?”

  闻言,女子愣了一下,似乎这才想起了什么,偏头往阿龙腰间一扫,红唇微微一勾,乐道:“呵呵!说的也是,这东西可危险的很,量你小子这次也不敢给我耍花招。不然的话,呵呵,你是知道我脾气的,就算你跟我几年了,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!”

  说着,女子晃了晃左手,青葱般柔嫩的指尖挂着一个小型的遥控器,看到那不断闪烁的微弱红光,阿龙只觉得脖子被人勒住了一般,连大气的都不敢喘,生怕惊了这位小祖宗,不小心触碰到那遥控开关,那他下半辈子的性福就毁了啊!

  这个被他称为“二爷”的少女,是当今社会最大的帮派组织炎云会的二把手,上官月颜。也诚如她所言,他身为她的贴身保镖已经好几年了,对她的脾性十分了解,这小祖宗轻易不对人动手,但一旦出手,不管是谁,她都不会手下留情。即便是老大,以前把这小祖宗惹毛了,也照样被狠狠地整了一顿。

  如今他被赶鸭子上架,身上绑着二爷亲手制作的新型微小炸弹,即便老大严令不能让二爷身陷陷进,不能让他涉足帮派斗争,但他却不得不屈服在二爷的威胁之下,下半身若是不保,他还能做个热血男儿吗?

  其实说来说去,只怪自己命不好,当初他们八人抓阄,他倒霉抽中红签,才被暗中派来保护这个小祖宗……

  想到这里,阿龙欲哭无泪地转头看向下方,废弃工厂内漆黑一片,没有丝毫人气,他木然地开口:“二爷您放心,这次的消息绝对属实,我可是冒着被老大砍死的危险带您来的,不会出任何差错!”说着,眼中竟闪出一丝水光来,在被老大砍死和失去下半身的性福之间,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,生命诚可贵,性福价更高,男儿尊严何等宝贵,只希望老大看在他是被威胁的份上饶他一命,哭瞎。

  阿龙了解上官月颜的脾性,上官月颜自然也有几分了解阿龙,红唇一勾,伸手拍了拍阿龙的肩膀,诚然地安慰道:“你也不用担心,只要消息属实,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的。这个老头子是我们炎云会的死对头,干掉他,老大也会赏你,这不是很好吗?”话落,上官月颜再次垂眸看向下方,脸上露出自信十足的笑:“明天是老大的生日,我左思右想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,现在我送上这份大礼,想必老大一定会很开心。”

  阿龙嘴角猛然抽搐了一下,奖赏什么的,他才不敢奢求,能安然活下来,就是老大开恩了。至于老大会不会开心,不是他自语对老大十分了解,但只要知道二爷存在的人,用脚趾头都能想到,老大是绝对不会高兴二爷这么做的!因为,在老大眼中,没有什么比二爷更重要了……

  夜色如幕,初春的夜晚依旧寒冷如冰,二人不再说话,都专注着下方,静待猎物送上门来。大约过了几分钟,果然有十辆高级轿车从远处疾驰而来,上官月颜黑眸一闪,咽了咽口水,低声说了一句:“第一次实战,果然有点紧张啊!”

  话是这么说,可那一直扛在肩上的武器却早已对准工厂的入口,脸上的神情和紧扣着扳机的手也将她的迫不及待显露无遗,看得阿龙无语翻白眼。我的二爷啊!您兴奋激动就直说吧!说什么紧张,您这模样哪有一点儿紧张啊!明明就只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女,虽然生长环境和接受的教育都与常人不同,心智比同龄人成熟许多,但您就算想装正常人,表情上也稍微收敛点好吗?

  上官月颜自然听不见阿龙心中的自白,目不转睛地盯着由远及近的车队,透过瞄准镜,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自己的目标,唇角缓缓勾起,当车队驶入工厂,带着手套的右手猛地用力,毫不犹豫扣下扳机,‘嗖’的一声响动,蕴含着恐怖杀伤力的火箭炮精准射出。

  杀气笼罩,上官月颜睁大眼睛看着火箭炮飞速射向下方第三辆轿车,心中无比自信,就等着胜利的曙光降临。然而,就在此时,不知为何,视野却突然模糊了一下,紧接着,不可思议地瞪直了眼,一张小嘴都长成了O形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阿龙的神色也骤然突变,眼睛瞪成了铜铃,都顾不上腰间的炸弹和自身安危,猛地蹦了起来,举着望远镜惊恐地道,“不……不见了,怎么会不见了?”

  一声惊呼后,又立刻看向下方那长驱直入的车队,年轻的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惊疑不定。不见了,刚刚明明已经射出的火箭炮居然不见了,而下面的车队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异样……

  “见鬼了,这……真的见鬼了!这太邪门了!二爷,你看见了吗?这不是我眼花吧……?”阿龙大惊失色,这诡异的现象,让从来不信鬼神的他都觉得毛骨悚然。急切地转头看向旁边的上官月颜,而这一看,更是让他吓得几乎昏过去。

  月光清冷,夜风呼啸,空旷的楼顶,除了他之外,空无一人。前一秒还蹲在身边的二爷,不见了!

  阿龙瞬间脸色惨白,周身血液似乎都冷凝了,心急火燎地四下搜寻,却是一无所获。一阵不详的预感骤然将他笼罩,不会吧!不会吧!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吗?二爷……消失了啊啊啊!

  ……

  神武大地,东耀国皇宫。

  夜色寂静,皓月当空,现下已是子时。本该万物沉睡的时间,紫红色巍峨的宫殿内,却灯火通明。从大门到内殿站满了精神抖擞的护卫,他们个个年轻俊逸,神色冷肃,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。漆黑的护卫服上鲜红的火焰图腾引人注目,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皇宫内位。

  而只要是稍微有点见识的人,看到那独特的图腾,便知道这些人的主子是谁。除了那个人的亲卫队,没有人敢盗用这个象征至高身份的图腾,因为那无疑是老寿星上吊,嫌自己活的太久了。

  而那个人,此时正躺在寝宫的软塌上,手上把玩着一颗紫色药丸,神色十分自在悠闲。

  明亮的烛光之下,那人容颜清晰,剑眉青淡,魅眸狭长,鼻梁挺直,薄唇精致完美,五官轮廓堪称俊美绝伦举世无双。一头长发随意披散,那发色,不是如墨的黑,而是寒冬飞雪的白,仿若九天银河倾泻而下,耀眼清华,胸前垂下两缕,竟将他点缀出圣洁的感觉来。而最让人惊艳的,还是那燃于他眉间的火焰印记,金红色泽,栩栩如生。好似雪地红花,穹中日月,一眼夺目,万物沉沦。圣洁中凸显妖娆,动人心魄的震撼。

  不难看出,那独特的火焰图腾就是来自于此。

  这个人,就是神武大地名声显赫到无人不知的玄天宫少宫主,赫连御宸。

  寝殿中寂静无声,赫连御宸慵懒侧卧,身上只着了一件黑绸里衣,狭长的眸子静静盯着玉指中那颗泛着淡淡紫光的药丸,仿佛那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,嘴角始终勾着点点邪肆的弧度。

  他面前,一个身着青色内侍服的太监跪在地上,脸上的神情,是与他截然不同的忧急。

  “爷,您就别忍了吧!”半晌寂静后,欲言又止的太监终于忍不住开口,跪地仰望着赫连御宸,语声中透着浓浓的忧心急迫,“爷,奴才求您了,有舒服的法子咱就用吧!您一直这么忍着,身子如何受得住?奴才也受不住了啊!”

  “舒服的法子?”闻言,赫连御宸终于从那药丸上移开了目光,垂眸看向太监小全子,眉梢微微向上挑起,慵懒地笑问,“小全子,你倒是告诉爷,何为舒服的法子,嗯?”

  最后一个字,尾音拖长了半分,小全子一怔,背脊蓦地一阵凉寒。但仍旧硬着头皮试探地开口:“可是爷,这次……!”

  “行了!”赫连御宸打断他的话,眸光再次转向手中的药丸,嘴角的邪笑骤然加深,“谁说爷在忍?爷这是在享受!”话落,将被握的已有些温热的药丸放入口中,狭长的魅眸闭上,嘴角笑意深深,仿佛真的在享受某种乐趣一样。

  小全子见此,颓然地坐在地上,一张略带褶子的脸上满是忧急与心酸,眼眶都忍不住红了。却也再不敢多话,事已至此,劝说也无用了,爷的决定,是无人可改的。

  软塌对面,宽大的屏风后,上官月颜躺在地上瞪着眼睛盯着房顶,做死不瞑目状,眼神空洞,整个人似乎丢了魂,呼吸都没有了。听着外面的交谈声,脑中却是一片混乱。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刚才,她明明就把火箭炮射出去了的,可是那瞬间,她的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虚影,就好像撞见鬼了,然后脑袋一昏,身体一沉,都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眼前的景象就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之后她就躺在这里了。

  如果不是很清楚自己并非做梦,她一定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幻觉,世上哪有这么邪门的事?!然而她却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地看着自己瞬间就被‘空间转移’了,不论是视觉、感觉还是听觉,都在告诉她这一切是真实的。

  难不成这世上真有鬼怪存在?

  如果真是这样,特么的也太狗血了,比那些小说中的借尸还魂或是身怀异能的穿越还要离奇啊!

  上官月颜心中一阵哀嚎,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?她不过是想为帮会做点事,难道这也要遭报应?她要杀的那个人也不是什么善茬啊,国际通缉的大毒枭,杀了也是为民除害吧!老天爷你的眼睛是被屎糊了吗?

  正当上官月颜为自己不公的命运而质问苍天的时候,耳边又转来小全子略带颤抖的轻呼声:“爷!”

  屏风外,小全子依旧跪坐在地上,可短短一小会儿,赫连御宸的脸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。眉间金红的印记变得血红,薄唇也好似滴了血,本就白皙的肤色此刻呈现出霜雪般的透明感,好似练功走火入魔,触目惊心的艳。而他神态依旧,长身侧卧,里衣半敞,血红的唇角勾着邪肆的弧度,这懒洋洋的姿态,硬是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诱惑力,勾人心魄,美的叫人窒息。

  这样的赫连御宸,在小全子一声轻呼后突然闷哼了一声,嘴角一道血痕蜿蜒而下,红的刺人眼目。

  “啊!爷!爷!”小全子大惊,一张脸早就吓得苍白无色,连忙递上绢帕。

  赫连御宸闭着眼接过,一边拭擦,一边慵懒地开口,话语中听不出半点吐血之人的虚弱:“小全子,你若再这么大惊小怪的,爷就不让你伺候了!”

  此言一出,小全子这才惊觉到自己刚才的失态,立即低头告罪。若是放在平日,做为爷的内侍,他也不会如此惊慌失措乱了沉稳,可自从伺候爷到如今,他就没见过爷受重伤,吐血就更没见过了。那颗药丸着实叫他心惊胆战,所以才一时失了镇定。以前,爷是不会吐血的……

  而小全子的这声惊呼,倒是让屏风后的上官月颜回过神来,挽救了一条差点儿窒息而死的花季生命。

  上官月颜深深吸了一口气,飞快地扫了一眼这古色古香大气奢华的寝殿,又低头看了自己一眼,精致的小脸顿时露出悲苦之色。如今看来,她是真的穿了,别人穿越好歹有一副能够蒙骗世人的当代人容貌,再不济也有异能护身保命。而她呢?她拿什么蒙骗世人保护自己?

  特么连穿越都这么偏心,老天太不公平了。

  可是,就在她吸气的瞬间,软塌上的男人猛地睁开眼,那双狭长的魅眸竟然也变成了寒冰般的淡蓝色,其中似乎有兵刃射出,挥手一掌,强劲的内力就朝屏风横扫而去。

  上官月颜正准备再次咒骂上天的差别待遇,突觉一股强大的杀气扑面而来,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,立刻一个高蹦往旁边闪身逃离。好在因为身份特殊,她虽没有异能,但是从小就被逼着学了不少拳脚功夫,在现代社会也算得上一流高手,身体敏捷非一般人能比,堪堪躲过了那恐怖的掌风,凤眸瞬间一寒。

  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上等玉质屏风支离破碎,附近一应物事全部无一幸免,散落了一地。

  奢华的寝宫一片狼藉。

  被屏风挡住的金色帘幕落进上官月颜的视线中。

  帘幕晃荡,宽敞的寝殿内室被一分为二。

  看着那晃荡的帘幕,上官月颜眸色冷寒,心中暗暗心惊。到目前为止,她没有搞清楚自己身处何地,但有一点她清楚了,那就是果然小说诚不欺她,穿越后的世界,那里面的人都特么是开外挂的,太厉害了。瞧瞧,刚刚这一掌,不就是小说和电视里才有的内功吗?说不定还是什么神乎其神的玄力!要不是她有点功夫底子,绝对和那屏风一样粉身碎骨了。

  她暗自后怕了一下,心中无比感谢老大当初不惧她撒泼耍赖也硬逼她勤学武功,什么杂派的、正统的,还有古武的,都让她学了个全,不然她怕是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穿越后就立马惨死的可怜虫了。

  目光透过那飘荡的帘幕,上官月颜一眼就看到里面的两个人,一坐一躺,她直接忽略了地上的小全子,目光锁定软榻上的男人。隔着一层帘帐,看不清那人的容貌,只能辨出此人身材修长。不过,那毫不收敛的凌厉杀气却能感觉的一清二楚,就是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  这个一声不吭就想杀她的混蛋!

  一股怒气陡然在胸腔蔓延开来,她才刚刚穿越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正茫然不知所措需要好好计划一下将来的时候,这该死的男人居然出手偷袭她,连声招呼都不打,当她上官月颜好欺负吗?虽然她没有其他穿越人士那么幸运,但她好歹也是从现代来的!

  正气愤地想着,可下一秒,上官月颜突然愣住了,满腔怒火降至冰点,眨巴着眼看着帘帐后方,眸光在那二人身上来回穿梭。只见帘帐后,一人慵懒地侧卧在软榻上,另一人坐在软塌的正前方的地上,两人的距离极近,坐在地上的人似乎受了惊吓,正愣愣地盯着她。

  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,只是她所处的角度十分有意思,正眼看过去,若是那坐在地上的人回过头去,不就是那啥啥啥的场景吗?

  于是,上官月颜脑中迅速浮现出了儿童不宜的画面,更是自动地回忆起刚才听到的对话。

  “爷,您就别忍了!”

  “爷,奴才求您了。有舒服的法子咱就用吧!您一直这么忍着,身子如何受得住?奴才也受不住了啊!”

  “小全子,你倒是告诉爷,何为舒服的法子,嗯?”

  “谁说爷这是在忍?爷这是在享受!”

  “嗯……!”

  “啊!爷!爷!”

  一番回忆,上官月颜甚至连那一声闷哼都没有放过,对话语气也因她脑中那幅画面而自动更改了,完美的画面加配音,只是有一点遗憾,那就是两位主角的脸上都被打了马赛克……

  愣愣地看着帐帘内的人,她嘴角不断地抽搐。小脸神情一变再变,从惊悚到惊愕再到惊叹,之后变成不知所措,最后演变成猥琐和不好意思……这下那人出手偷袭就可以理解了,是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被打扰也会想杀人吧!


上一章
目录  设置 
猜你喜欢
回顶部

首页 男频 女频 出版 书架

杂志 漫画 包月 帮助 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