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生 > 现代都市 > 相宝

上一章
目录  设置 
下一章
第1章 长街小店
  荷李活道是香江有名的古董街,同时也是开埠以来最早辟建的街道。

  这条古老的街道,弯曲绵长。沿着荷李活道的文武庙前楼梯上行,就能到达另一个著名的古玩集散地——摩罗街。

  摩罗街位于皇后大道西与荷李活道之间,自20年代起,便已经是一个旧货买卖市场,现在更是一个拥有八十多家古董店铺的著名古玩街,古董的品类以玉器铜器和金石书画为主。

  位于荷李活道与皇后大道中之间的乐古道,同样是开辟于70年代,但这里并非店铺,而是摊位形式存在,最多时可容纳超过六百个露天摊位,也是一条著名的古董街。

  这三条街道的古董店,占据香江艺术品市场每年成交额的九成,也是亚洲最大的文物艺术品交流和集散地。这里不仅有着来自内陆和台岛的青铜器、字画、古玩玉器、佛具法器等,还有着大量的欧洲、东南亚本土宗教以及印度风格的艺术品。

  真正可谓是“沟通东西、交易南北”的艺术品交易商贸中心。

  荷里活道上文武庙附近,堪称这片艺术品集散地的黄金地段之一。占据文武庙、毗邻摩罗街,距离乐古道也仅有四五百米距离。

  文武庙台阶右侧,一家小门脸,门楹上悬挂着红木鎏金字匾额“纳徳轩”。玉以养德,这是一家以玉器交易为主的小型古董店铺。

  时值午后,四月的香江已经闷热无比。

  半掩的店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,坐在柜台后面的少年抬起头,对进门的人笑了笑,又低头继续忙他手中的活。

  进门的是个胖子,三十来岁,用肥腻腻的手臂在额头蹭了一下,全是汗水,“这个鬼天气!脑壳都晒化了!”

  胖子郑光荣,蓉城人,八年前泅渡来港。

  这哥们挺神。

  出生三代木匠家庭,自小学得一手崩凿斧锯的好手艺,可在特殊年代,他抛却了这些,当起了红卫兵的头头,整天带队伍四处抄家破四旧。

  因为祖传手艺,他们一家在解放前过得相当不错,因此被定为富农。一次风波中,这一身份被对手翻出,结果他父母被揪出来批斗,连他自己也没逃脱厄运。

  一个中等家庭的纨绔子弟,如何吃得了这个苦头?一天晚上,他乘着监管人员的疏忽,偷偷溜出牛棚,只身钻进丛林,从滇省出镜,经越南,然后从广省再入境,又泅渡至香江。整个行程历时两年,超过三千公里,他竟然安然无恙。要知道当时南北越正在激战,何况还有美国大兵正在越南搅风搅雨。

  入港后,凭借他那祖传的手木工手艺,很快在荷里活道的家具店找到生计。内陆人勤劳肯干,再加上他头脑聪慧,三年前自己开了一家红木家具店,就在纳徳轩的隔壁。

  见少年没有接话,郑光荣走了两步,自顾自的在石桌旁的竹藤躺椅上躺下,顺手操过石桌上反扣的茶杯,从居中的茶壶里倒出一杯凉茶,狠狠的灌了一口,还舒服的轻叹一声。

  “阿灿,你小子应该没事了吧?以后可别和街头那些阿飞们鬼混了。上次的事情,你祖爷可是吓坏了!”

  “嗯!”柜台后传出少年低低的应承声。

  “你祖爷不容易!这么大年纪,还需要自己去缅甸淘弄石头。还不是为了你?你小子一定要争气……”胖子的语气毫不见外,躺在椅子上絮絮叨叨的扬声教训着那位叫阿灿的少年。

  见少年没什么反应,胖子偏了偏脑袋,向柜台看了眼,又扭头回来向躺椅上靠了靠,轻轻叹了口气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  眼前这孩子,也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。

  前几年震惊世界的特内里费空难,两机相撞,造成五百八十三人死亡的重大事故,其中就有阿灿的奶奶及父母。阿灿的奶奶是英籍荷兰人,当时儿子与儿媳陪同她回乡省亲,在回程的途中遭遇不幸。

  家里不但痛失至亲,从此也失去了经济支柱,这使得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堕入了黑暗的深渊。家逢巨变,卢嘉锡卢老爷子不得不辞去香江中文大学教授的工作,接手儿子儿媳所经营的这家玉器店,并亲自抚养卢家唯一的独苗,也就是这个不太爱说话的卢灿。

  残缺的家庭提供不了孩子成长所需要的完整的爱。这个十三岁便失孤的孩子,性情逐渐叛逆,上了中三之后,更是与铜锣湾一带的阿飞们鬼混。

  卢家爷孙相依为命,老爷子嘴硬心软,唯一的孙子捧在手里怕碎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看在眼里怕丢了,舍不得责骂孩子半句,让这个混小子在邪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一个月前,铜锣湾社团大混战,结果这个十五岁的孩子用尖囊子(三角形的短刃匕首)捅了对方四刀,自己也被人打了个昏迷不醒。

  卢老爷子心焦如焚,耗费身家全力救治这个独苗孙子。孩子转危为安后,又四处寻找关系,索性老爷子在中文大学任教多年,而此时的香江,对知识分子相当尊敬,因此也还有几分面子,终于将捅人事件一一摆平。

  这才有那瘦弱少年坐在柜台后的身影,要不,现在他应该在深水涉劳教所蹲着吧。

  空难之前,卢家虽非豪富,但其父母经营这家纳徳轩玉器店,再加上爷爷奶奶都在中大担任教授,在香江颇有地位,家境相当不错。但历经空难后,老爷子一人支撑已经相当困难,再加上这次这个混小子的事情,算是掏空了家底。

  卢老爷子不得不亲身前往缅甸,淘买翡翠玉石,以供货源。

  临走时,老爷子不放心这个孩子,将他交给隔壁邻居郑光荣照顾。

  故此,郑光荣每天都会过来坐坐,帮他看店,顺便监督这孩子,以免他再度出门鬼混。

  想起卢平,他再次轻叹一声。

  少年的父亲卢平,在郑光荣初临香江时,曾经出手相助过不止一次,隔壁的红木阁也是在卢平的帮助下成立的,因此两人交情非比寻常。

  卢平在世时,纳徳轩玉器,无论是古玉还是现代玉器,在香江那也算是有一号,可现在,这一个多月的荒废,变得死气沉沉。

  整个店铺呈长方形,左侧是博古架,原本是放置一些古玉,现在空空如也,右侧则是长条形展柜展示新玉,那里现如今也只零星摆放几款戒指和手镯,品相和质地同样乏善可陈。

  原来的老顾客走了,原本的供货渠道也断了,原本的加工厂因工资拖欠和缺货源也停工了,这不,老爷子不得不孤身前往缅甸,看看不能能重新续上进货渠道。

  让一位六十岁的老爷子去再创业,这何其难?

  卢家变得如此衰败模样,郑光荣也是心有戚戚。

  见自己说了许多,那孩子依旧没什么反应,郑光荣有些恼意,扶着吱吱呀呀的躺椅站起身来,走向柜台,看看这个沉默的孩子在干什么?

  柜台里面的桌子上摊放着一本厚厚书籍——《华夏书画浅说》。

  “你看这?”很意外,那孩子正在看这种书?

  《华夏书画浅说》是近代书画名家诸宗元先生所撰《华夏书学浅说》和《华夏画学浅说》的合集,中华书局二十年代出版。这本书中对传统的书法及绘画都有着深入浅出的分析,无论是初学者还是大师级别的艺术家,都能从中请益。

  “呃?郑叔,”那个叫阿灿的少年听见声音站起身来,挠了挠头,清瘦的面容,笑容有点腼腆。“无聊…我看着玩……”

  少年略带腼腆的回答,让郑光荣一怔。

  这还是那个肆意妄为、叛逆的孩子么?怎么看都像邻家小宅男呢?瘦瘦弱弱的有一米七,一头乌黑带卷的头发,眼眸中捎带着一丝深蓝,这是遗传于他祖母的血统。

  郑光荣有些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两眼。卢灿以前在家时也很腼腆,但绝对不喜欢看书。今天这是怎么了?难道一场火并让他幡然悔悟?

  如果真是这样,卢老爷子的这番辛苦,还是值得的。

  “能看懂么?”郑胖子三根肥硕的手指搭在书页上,捻了几页。

  郑胖子虽然是个木匠,但这些年耳濡目染,也知道不少有关古玩字画的基本常识,更何况这本书是卢老爷子和卢平身前喜欢翻看的书籍,他自己偶尔也会翻一翻,只是……太枯燥。

  “还行吧。这本书不太难懂。”卢灿挠了挠卷发,短袖衬衣遮不住胳膊肘上那块硕大的血疤。这是上次打架斗殴留下的印记。

  少年的话让郑胖子吓了一跳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看这种专业书籍说不太难懂?难道真是老卢家的书香门第根子在起作用?

  半晌,郑胖子才点点头,“这样就好!”

  “你祖爷一肚子学问,你要是能学到三分,就够吃这几条街了!”

  “嗯……”少年的话依旧很简洁,点点头应承着,让人听不出他语气中的波动。

  这种一边倒似的沟通,让郑胖子无语,有些兴致阑珊,扬扬手,“好好看书,有需要帮忙的,就到隔壁叫我。”

  胖子正准备离开,吱呀一声,半掩的门再次被推开,一男一女走了进来。

  走在前头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小老板,进门就抹了抹额头的汗,“呢个烂鬼天气,才进四月底,就热死个人。”

  后面的则是一位风姿妖娆的年轻女人,右手还执着一把花伞,左手拎着坤包,珍珠衫配着短裙,露着两条白皙的大腿。

  呃,也许他们只是来避暑,但怎么说都算是一次生意机会吧。


上一章
目录  设置 
猜你喜欢
回顶部

首页 男频 女频 出版 书架

杂志 漫画 包月 帮助 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