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生 > 甜美青春 > 从此我爱...

上一章
目录  设置 
下一章
Chapter 01 回忆将灵魂掏空
  我坐上回望年村的长途车时,雪已经下了起来。望年村还是老样子,一眼望去有点寂寥,但是有一种特别宁静安逸的乡土气息始终飘荡着。我总有种错觉,像是外面的世界无论怎样天翻地覆地改变,这里永远都会保留着原来的样子,我可以借由它回到从前。只是,这一次,我却是来和它告别的。

  想来,上一次回望年村,还是五年前。

  五年前爸妈卖了房子,从此开始看不到尽头的租房生涯。然后就是外婆过世,身体一直很硬朗的外公在外婆过世后不到一年,竟也心脏病突发跟着去了。这间房子一直空着,东西也都放在里面没有变卖,如今,政府终于要改造望年村,这间房子也离拆除不远了。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这里,我在这里遇见谢子希,我们一起长大,即使之后分离了很多年,都没有相互遗忘。可是,我与谢子希的终结,竟也是在这儿。五年前的那天,我和谢子希就是在这里最后分别,我俩蹲在地上紧紧拥抱,影子温柔缱绻地覆盖在一起。然而我们身后却有一大片浓重的阴影,里面住着一只用血与泪豢养的怪物,虎视眈眈着我们。

  从那一刻开始,我所有的青春岁月全都结束了。我有朋友、有爱人的岁月,统统在五年前的今天结束了,即使我闭上眼睛,还能清晰地想起顾淼淼的笑容,想起那时候我和她,还有程阳,三人一起走在路上时的无忧无虑,可如今再不会重现了。

  这五年来,逢年过节我都会给顾淼淼发信息,顺便问一句顾萱萱的情况,她偶尔会回复我,但只是淡淡的几句,诸如“老样子”“还好”之类的话,自己的事情一概不提。

  她用行动让我知道,她已经不想再和我有任何个人的交集了。

  终究是我欠她的,五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事,是我的噩梦,也是她的。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留着那一年今天的新闻,可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将那张报纸扔在我面前的样子。就是这个日子,每一年都会折磨我,梦里面那扭曲的单车、人们的视线,像一张网将我紧紧缠住。

  两年前沈念杨回来了,回来之后的他像变了一个人,变得安静、不苟言笑,却也懂事了很多。只是爸妈在他身上寄予的厚望注定只是一场空了,他的一生都无法摆脱“顾萱萱”三个字。

  这世上会有一直恨着我的人,会有我无法偿还的人,但也有我永生难忘的爱人。

  回到幼时住过很久的屋子,扑面而来的只有尘土的腥气,熟悉的味道已经淡得快要闻不见了。我将外婆一直用着的折了三个齿的梳子,以及外公的老旧话匣子,统统放进了包里。我在外婆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封落满灰尘的信,也许是因为信的外面写着我的名字,才没有被收拾遗物的人扔掉。

  信的日期是五年前,五年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谢子希央求外婆将信交给我,只是他不知道那时我已去往异地。

  读完信,从里面锁上了门,在小时候睡过的床上一直坐到天黑。旧日时光一幕幕出现在我脑海里,整整五年时间,我刻意封锁的回忆一瞬间全部涌回来,压得我几乎要窒息。

  虽然一切都过去了。

  过去的五年里,我麻木地生活着,时常感觉自己只是一台冰冷的机器,我的心,在五年前的今天摔得粉碎,再也凑不完整了。之后的人生,我总得带着这份残缺活下去。

  走到长途车站时,知道距离下一班开车还有不到半个小时,我朝与外婆家相反的那个方向望了望,目光落在一座在暮色中灰沉沉的房子上。犹豫了一阵,我还是艰难地迈向了它。

  从此我可能再不会来望年村,所以这告别,就做得彻底一点吧。我从包里掏出一个A4纸大的纸盒子,踩着房后倒扣的破缸站上去,然后轻轻将盒子丢到了院子里。

  从缸上跳下来,本想绕到门口看一眼,却在转角看见一个刚刚锁上大门要朝我的方向转过身来的人。看着他转身的动作、他脊背的弧度,我险些脱口而出那个多年未曾叫过的名字。可是最后,我还是在他发现之前,迅速闪到了一边,然后抬起脚,朝着刚刚来的路拼命跑了起来。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听见那急促的脚步声,总之,直到我坐上车子,没见他追来。

  或许不是他吧。或许只是光线太昏暗,或许我早已忘了他的样子,总之,我有千万个理由否定那是他。可是,我没办法让我的心做假。

  但是怎么那么巧,距离我扔进那个盒子,到他锁门,中间或许只差一分钟,可是他没有察觉到。等他察觉到的时候,我也已经再次离开了。

  那个盒子里,是这五年来我给他写的所有信。

  在车子开回桐泽市的路上,我终于拨通了谢子希的电话,那个号码在我手机里安静了那么多年,总算轮到了它。

  “喂?”谢子希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敢置信,在风声造成的杂音里面,我听见他在喊,“念念,念念,是你吗?”

  “谢子希……”我一字一顿地说,“我和你说过了,我们的事都过去了,你别再等了。”

  “你回来了?你在望年村?”

  “我已经离开了,也不会再回去。”

  车窗外,雪花在路灯下飘浮着,显得特别不真实,就像听筒那边他瞬间弱下去的呼吸声一样。好半天他才说出一句话:“念念,你什么时候才肯原谅我?”

  “你还不明白吗?没有什么原不原谅。”

  “我忘不掉!我也知道,即使我们再在一起,也不能回到从前了,可是我真的忘不掉……”我好后悔没有快点挂掉电话,才听到他呜咽的哭声,“念念,你教教我好不好,该怎么做才能忘掉……”

  他悲戚的声音像一根根刺,一下下刺着我的心,我不敢多说一句,生怕忍不住透露了自己的软弱。

  “对不起,再见。”

  我竭尽全力说完这句,不顾他的阻拦,挂断了电话。

  谢子希。程阳。顾淼淼。

  我青春所有美好的组成部分,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消失了,只不过剩下几个单薄的字舍不得删掉,就好像留着它们就不算真正失去一样。可是,有一个号码,却永远也拨不通了。我曾经一次次尝试拨过程阳的号码,回答我的是冷冰冰的女声,告诉我,这个号码是空号了。

  这个人不在了。

  这根本就不是简简单单一句“原谅”就能掩盖的。

  我依次找到这三个名字,做了统一的动作—删除。

  然后,我才将手机后盖打开,将SIM卡拔出来,打开窗子丢进了雪里面。

  谢子希,对不起。  

  连望年村都要拆除了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桃源能收容我们的爱与恨,以及身上背负的罪。只是我很怕,你的脸会一直挡在我面前。我怕想起你,又怕忘记你。我一直在画地为牢,把自己困在回忆里。

  但我明白,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另一个你,而是所有人都变成了你的影子。


上一章
目录  设置 
猜你喜欢
回顶部

首页 男频 女频 出版 书架

杂志 漫画 包月 帮助 客户端